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失踪教授


本站公告

    孟绍原根本就不想去管这种又麻烦又没有啥好处的事情。

    他对露西也没有任何的兴趣。

    不过,毕竟这位女校长是乔伊和霍伊斯介绍来的,自己总不能不给老朋友面子吧?

    嗯,所以,戏还是要演的。

    比如问问那个失踪教授的具体情况。

    然后?

    然后自然不了了之。

    “他叫温伯格·奥耶维尔斯。”

    露西哪里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哦,温伯格·奥耶维尔斯教授。”

    孟绍原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嗯?

    奥耶维尔斯?

    这姓听起来怎么那么熟悉?

    孟绍原在那发着呆。

    “嘿,我的朋友,你怎么了?”乔伊关切的问了一声。

    奥耶维尔斯,奥耶维尔斯。

    是不是他?

    是不是这个人?

    伦纳德·奥耶维尔斯?

    1941年,美国总统罗斯福成立美国情报协调局,由威廉·约瑟夫·多诺万任局长。

    而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

    但是,多诺万和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的胡佛,闹得不可开交,两人矛盾已经无法调和。

    甚至发生了在情报局密探潜伏西班牙驻华盛顿大使馆进行秘密搜查的时候,联邦调查局出动车辆,打开明亮的信号灯,并且高放警报信号,最后把惊慌失措的密探给逮回去的事情。

    为了改善混乱的情报局面,罗斯福一度想解散情报协调局,将其各个机构分配到其他情报部门中去。

    多诺万为使这一想法不被实施,费尽心思,后来他找到盟友美国最高军事机构参谋长联席会议。

    后者坚信美国必须有一个机构专门从事对敌秘密工作,多诺万则使他们相信情报协调局就是最好的执行者。

    在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多诺万的联合建议下,罗斯福下令将情报协调局与军方情报力量结合,成立美国战略情报局,多诺万任局长。

    这是美国第一个统一的中央情报机构,也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前身。

    而在这一过程中,多诺万的密友,伦纳德·奥耶维尔斯无论是在游说罗斯福,或者在游说参谋长联系会议期间都发挥出了巨大的作用。

    奥耶维尔斯在英语国家中不是一个常见的姓氏。

    是不是巧合?

    孟绍原没把握,所以他试探着问了句:“温伯格教授有亲人在美国吗?”

    “有。”

    可领!

    “哦。”

    孟绍原心里捉摸不定。

    嗯,不管怎么说,都得先试试再说。

    自己要是猜的不对,顶多做了一件好事了。

    可万一被自己蒙准了呢?

    那赚的可就大发了啊。

    孟绍原立刻一本正经地说道:“中国人从来都是爱交朋友的,我们有句话,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全世界都不收留犹太人,我们收。既然来到了上海,又是在上海地界上出事的,这我就不能不管。”

    “瞧,我说了,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霍伊斯欣慰地说道:“他还有一个外号,叫‘上海王’,在上海,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

    “霍伊斯先生,你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孟绍原笑笑说道:“哈特维奇女士,那个温伯格教授,在上海有仇人吗?或者说得罪了什么人?”

    “教授一直都是个热心肠的人。”露西想了一下说道:“与他交往过的人,都会感激他。但是,他一直都痛恨一种人,**。

    他逃亡到上海后,一直在积极宣传盟军的战况,号召全世界的人联合起来反对侵略者和暴徒,大约就在几天前,他受到了警告。”

    那天,有两个人进入到了上海犹太青年协会学校,见到了温伯格教授,并且警告他以后不许再宣传这些东西。

    但这却被温伯格教授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两个人临走的时候再度威胁了教授,可是教授根本不为之所动。

    而就在昨天,教授去参加一个犹太人集会的时候,在回来的路上失踪了。

    麻烦。

    真正麻烦。

    孟绍原皱着眉头说道:“算着时间,失踪已经十多个小时了,你们到现在才来找我,我担心教授恐怕遭到了不测。”

    露西身子一晃,但强撑着说道:“这种可怕的事情,我们也想到过了。可是,没有得到最后的消息,我们总还是带着一些希望的。”

    很渺茫。

    对方不是为了钱财,而且之前已经找上门威胁过了,那么一旦绑架了教授,一般的情况下都是直接秘密处死。

    也许到了明天,教授的尸体就会在黄浦江里出现了。

    “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孟绍原也没有隐瞒什么:“我会尽力去找教授的,但我必须实事求是的告诉你,教授恐怕凶多吉少了。有没有什么教授照片什么的?”

    “有的,我都带来了。”露西急忙把和教授有关的资料全都拿了出来。

    照片上的温伯格教授,看岁数估计有六十岁了,很好辨认。

    一个六十岁的老人,落到一群绑匪手里?只怕没有被弄死,在反复折磨之下,这身子还能吃得消吗?

    孟绍原把照片放在一边:“之前来学校的那两个人,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有没有什么明显特征?”

    “应该是中国人,其中一个英语比较流利。”露西回忆着说道:“特征?有,其中有一个人,左耳少了一小片耳垂,好像是受过伤,样子看起来很凶狠。”

    就这?

    上海那么大,自己上哪找去?

    “孟,无论如何都拜托了。”乔伊·弗里蒙特开口说道:“教授是受人尊敬的,尤其是得到学校里那些孩子们的喜爱。孩子们在知道教授失踪后,一个个都很担心。

    在上海,除了你没能能帮助哈特维奇女士和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了,看在上帝的面子上,帮帮这些可怜人吧。”

    “我尽力,我尽力。”

    孟绍原现在也只能说这些了。

    还能怎么办呢?

    找到一具尸体?

    那些孩子们难道不更伤心?

    “你们先回去吧。”孟绍原沉吟着说道:“我会立刻展开调查,一有消息,我马上电话通知你们。”

    “谢谢你,愿上帝保佑你。”露西不断地说道。

    还是多保佑那个教授吧。

    这个时候,即便他暂时没有死去,也正遭受着可怕的折磨,老头的这身体,能够坚持得住吗?

    孟绍原已经把教授当个死人了!dottie.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