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 敦煌(!求订阅,!)


本站公告

    敦煌,莫高窟。

    贼首吴全义带着一干义子亲信来到了莫高窟拜佛。

    说来也是好笑,像他这样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居然信佛。

    或许是因为杀了太多无辜的人心中有所亏欠,亦或者因为觉得有神佛庇佑可以减轻痛苦和压力。

    总之吴全义就是这样一个有些矛盾的人。

    说起吴家军,敦煌一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只是却不是如对岳家军、戚家军的崇敬之情,而是厌恶恐惧唾弃。

    换言之,提起吴全义的名字可止小儿夜哭。

    自打明军失去对敦煌的控制后,这里一直就是无人管辖统治的混乱状态。

    吴全义趁机率领一众部众进入敦煌,获得了这一地区的实际控制权。

    在这里吴全义就是土皇帝。

    一言可定人生死,生杀予夺全在他一念之间。

    “义父,最近的哈密瓜熟了。您要不要尝一块?”

    说话的是吴全义的义子吴昊。

    作为吴全义一众义子中的一员,吴昊之所以可以脱颖而出,得到吴全义的信赖,是因为嘴甜会拍马屁。

    吴全义虽然是个大老粗,但偏偏很吃这一套。

    “嗯,昊儿有心了。”

    吴全义有一个习惯,每次来莫高窟礼佛之后都会在这里午休,之后吃点瓜果再离开回到城中去。

    吴昊就是抓住这个机会,每一次都能讨得吴全义的欢心。

    吴全义净手之后立即拿起一片哈密瓜送入口中。

    吴全义喜好清爽的,故而吴昊特意把瓜冰过,这样再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果然吴全义只吃了一口就觉得清爽不已。

    “好瓜,真是好瓜啊。这瓜清爽不已,甚得为父欢喜。”

    可领!

    吴全义一边赞叹一边接道:“难得你有这份孝心,为父百年之后这份家业多半也是传给你。”

    吴昊闻言直是一阵狂喜。

    但他不敢表露出来分毫,而是十分谦虚的说道:“义父这是说的哪里话,义父正值壮年还能活到一百岁呢。”

    “哈哈,你这马屁精。哪有人能够活到一百岁,那不得是老妖精了。咱不整皇帝老子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咱就讲实际的。昊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可有中意的人?义父替你做主说亲。”

    谁人不知吴全义就是敦煌的土皇帝,他说的话在这里就是圣旨。

    名义上是说亲,实际上就是命令。

    谁人敢不从?

    还别说吴昊还真有心上人。

    他看上的乃是敦煌首富豪商崔昭的嫡亲女儿崔莺莺。

    崔家做着丝绸之路上的生意,往来于西域和敦煌之间,赚的可是盆满钵满,一点也不比其他地方的商人差。

    有道是宁为鸡头不做凤尾。

    若是能和崔家联姻,对吴昊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支持。

    毕竟争夺权力是要消耗大量金钱的,有了崔家作为后盾,面对再多义兄弟的争夺吴昊也不会有任何的担忧。

    但是吴昊还是准备耍个手段,表现的恭顺一些。

    “回禀义父,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孩儿岂敢任性,但凭义父做主。”

    “好,好啊!”

    吴全义对吴昊的这个回答很是满意,这孩子总是知道如何讨人欢心。

    “难得你有孝心,为父今日便授予你选择的权力。”

    吴昊心中直是狂喜。

    他见气氛差不多了,遂清了清嗓子提道:“孩儿喜欢城中崔员外家的长女崔莺莺,还请义父成全。”

    “崔莺莺?”

    听到这个名字,吴全义先是一愣,随即大笑道:“好眼光,我儿真是好眼光啊。”

    “这崔莺莺是崔家嫡女,崔家又是敦煌首富,我们联姻对统治是大有好处的。这桩婚事我准了。”

    吴昊闻言立即跪倒在地冲吴全义磕起头来。

    “多谢义父成全,孩儿愿意为义父效犬马之劳。”

    “好孩子,好孩子啊。”

    吴全义满是慈祥的把吴昊扶了起来,随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干,以后为父这些都是你的。”

    …

    …

    “晋王殿下,这敦煌如今被一伙贼人窃据。贼首名叫吴全义,是地地道道的大魔头。”

    在打了一番鸡血之后还是需要冷静下来的。

    韩普就是这个让李定国冷静下来的人。

    他把多年来搜集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给李定国说了,希望李定国能够用到其中的一些。

    “嗯,那这吴全义有什么弱点吗?”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李定国还是很希望多了解一下这伙贼人的。

    “这个吴全义贪财好色,若说弱点无非就是靠钱财和美色诱惑他上钩。”

    “嗯,只是如何接近他呢。”

    “这个简单,吴全义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莫高窟。因为我们他信佛。”

    “信佛?一个大魔头信佛?”

    李定国直是难以置信。

    “这个确实有些奇怪的,不过确是事实。不过这个魔头有些谨慎,如果晋王殿下要设局最好安排的完备一些。”

    李定国摇了摇头道:“太麻烦了。而且还得再找一个国色天香的人去诱惑。”

    他叹息一声道:“莫说如今的嘉峪关很难找到这么一个人,便是真的能够找到,但本王还是不屑去做的。”

    李定国习惯了堂堂正正的对决,对于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是很不屑的。

    “晋王殿下果然豪义,末将佩服。”

    韩普赞道:“既如此那就证明进攻好了。吴全义麾下虽然有万余人,但和晋王殿下的十万大军相比着实不算什么。只要晋王殿下率部平推,一定可以取得胜利。”

    “哈哈,你也少拍本王的马屁了,等到本王得胜凯旋再夸也不迟。”

    李定国还是保持着相当理智的。

    河西走廊一路行来敦煌可谓是他要打的最硬一仗。

    之前在武威虽然也剿匪了,但至少武威城是在明军手中的。

    现在却是连敦煌都陷落了,需要他们重新夺回来。

    “本王只希望敦煌可以重新回到华夏神州之中,本王只希望这里的百姓可以不再忍受剥削和欺凌。这也是陛下的期望。”

    李定国沉声道:“还望三军用命,拼下这场胜利。届时我们一起庆功。”

    …

    …dottie.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