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问,和烈空坐结了仇该如何是好


本站公告

    通向顶层的楼梯比李想想象得要长。

    带着点弧度的台阶形成螺旋,墙体上残存着穹顶透进来的半点星光。

    这让他忍不住摘掉了夜视仪,放下背包。

    『刚才为什么不叫我的说!?』

    谢米从包里钻出来,怒气冲冲地抗议,嘴上叼着折叠好的鹤嘴锄。

    『还有东西用完要放好,不要随便乱放到别人身上的说!』

    嚯。

    差点以为你要给我来一下呢。

    李想腹诽,嘴上却说着那副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这不是对手太弱,没必要让你出场么,你那么厉害,多给点别人发挥的空间啊。”

    他一边轻声回应,一边为自己和路卡利欧整理外貌。

    好好的一个挑战者,被这最后一层弄得灰头土脸,乍一看跟摸金校尉似的。

    搞得好像他来掘烈空坐的坟一样。

    明明人家还没死。

    『是这样的说?』

    而谢米听见“恭维”的话语,原本生气的面孔瞬间开心起来,放下鹤嘴锄嘻嘻笑。

    『你明白那就再好不过了的说,我可是很强的说~』

    “嗯嗯,您歇着。”

    李想点点头,让一旁路卡利欧帮忙倒水简单地洗了洗脸,又给它整理一下毛发,再将谢米重新塞回包里。

    “差不多了,做好准备没有。”

    他看着路卡利欧的双眼,后者坚定地点点头。

    “嗷!”

    一人一狗拾级而上。

    没走几步,一个与下方入口如出一撤的拱形门便出现在眼前。

    星光穿过拱形门洒进来,让漆黑一片的楼梯变得清晰不少,细微的寒风似有似无,吹动李想的发丝。

    他的目光也默默地穿过了这道门扉。

    只可惜外面的能见度极低,到处都存在着干冰似的浅色薄雾。

    云烟袅袅宛若即将到达仙境一般。

    就是空气存在着一股难以形容,若有若无的臭味,破坏了这股意境。

    但李想知道,这是烈空坐最喜欢的空气成分——臭氧。

    作为一只常年生活在臭氧层里的小精灵,哪怕降落后它也要让臭氧包裹住自己,才能安心睡眠。

    而对普通的人类来说,短期存在于浓度较低的臭氧环境下,并不会有太多的危害,甚至臭氧拥有阻挡紫外线、消毒、杀菌止痛等作用。

    高浓度就不行了。

    还好。

    天空之柱最上层的臭氧只不过是最稀薄的那种,外界普遍认为是烈空坐自己制造出来的。

    李想缓步前行。

    霎时间。

    眼前亮起了光芒。

    随后。

    满天的星斗组合成了湛蓝色的星空,发出闪耀的光彩,闯入了他的眼。

    新鲜的空气争先恐后地涌进他的鼻腔里,使得刚才还有些沉闷的大脑一下子变得清新起来。

    终于离开那个黑咕隆咚的环境了。

    “咝——”

    李想深吸了一口气,站在飘荡的浅色薄雾中,只觉得身心无比舒畅。

    左手边。

    将边缘围住的石墩外,是一朵朵缥缈的云彩正在缓缓移动,更远一点则是和属于人类都市的灯光。

    象征着龙都这座美丽城市的繁华。

    微风在耳旁呼呼地吹着,像极了大街上车水马龙的声音。

    他露出笑容。

    这种视野开阔的感觉,真是太让他怀念了,虽然距离上次看只有一天不到。

    “挑战者李想,欢迎你来到天空之柱第一百层。”

    一道声音忽然从他们的背后响起。

    李想转头,发现是一个穿着龙之民传统服饰的女孩儿。

    这位正站在拱形门的边上,表情平静且没有任何起伏。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位应该是龙之民选出来专门和烈空坐沟通的龙神侍女。

    同时。

    她也是龙神试炼的指引者之一,会帮忙传递烈空坐的“话语”。

    只可惜烈空坐脾气不好,不喜欢过多的接触人类,所以这顶层只有她一个人存在。

    李想颔首回应,“您好。”

    虽然很好奇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但这种时候多看少问才是正理,便没有张口。

    “请跟我来。”

    龙神侍女躬身,而后领着他们向左前方走去。

    顶层。

    首先给予李想的第一印象是开阔,第二个印象则是神秘。

    因为能见度实在太低了。

    臭氧和水汽形成的浅薄烟雾遮盖住了很多东西。

    让他只能看到一些整齐排列石柱,和无数零散的大小的石头。

    烈空坐的食物?

    他眨了眨眼,记得烈空坐会进食大气层中的各种游离物质,但陨石赫然也在它的食谱里。

    如此一想,这些散落的石头怕不是那家伙把东西打包回来吃,结果没吃完的残余。

    总不可能是钥石和超级石吧。

    看着也不像啊。

    李想默默在心中吐槽,身边的路卡利欧却忽然戳了戳他的胳膊。

    “呜……”

    它低鸣一声,双目紧紧注视着前方。

    前者顺着它的视线看过去,赫然瞧见了云雾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个庞大的黑影。

    好似一座小山,静静地伫立在前方。

    或许是夜晚的缘故,黑影显得有些朦胧,让人难以分清它是否真的存在。

    李想很想用夜视仪一探究竟,但又担心如果自己真看到了,届时直白的视线会不会被烈空坐视为挑衅。

    毕竟只要是强大的生灵,都会对窥视的目光非常敏感。

    路卡利欧的波导更不用提,那玩意儿发动的时候,对很多精神力强大的生灵来说就跟被毛巾擦了一下没区别。

    太明显了。

    他要是烈空坐,被这么一弄也会不爽,不要说烈空坐本身性格就暴躁。

    这时。

    走在前方的龙神侍女突然停下了脚步,侧头低声道。

    “请在原地稍等。”

    到了么。

    面试开始了?

    李想心中微动,低声道谢后,注视着龙神侍女消失在云雾缭绕之处。

    正常情况下讲的话,“面试”这会儿就已经开始了。

    接下来的这几十秒甚至几分钟,将决定他是否能带回属于他的钥石,和属于路卡利欧的超级石。

    但运气不好的话,也有可能会挨打。

    而挨打与挨打之间更是存在着很大的差别。

    总而言之。

    一切的一切都将在几分钟后决定。

    路卡利欧意识到了这点,破天荒地有些焦躁,两只爪子放到身后,不安分地交叠在一起掰来掰去。

    这可是心心念念了好久的超级进化,它怎么能不紧张?

    然而。

    一人一狗等待了好几分钟,等的脸被风吹冷了,都没听到雾气里有任何动静传出来。

    耳旁除了呼呼响个不停的风声外,不存在任何的声音。

    这让他有点好奇,该龙之民如何与烈空坐交谈。

    靠声音?

    如果是靠声音的话,怎么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臭氧难不成还有隔音的效果?

    但如果是靠心灵感应……

    据他所知,动画中尚未出现过烈空坐讲出人类语言的情景。

    真是如此的话,烈空坐会拥有怎样的一种声线?

    大叔?御姐?

    总不能和梦幻一样,是个暴躁的正太吧。

    李想的脑中思绪繁杂,表面倒挺沉得住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有他这个榜样在,原本心情躁动的路卡利欧也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十几个小时都熬下来了,也不差那么几分钟。

    话又说回来。

    烈空坐不会是真的已经睡了吧,怎么叫都不叫一声……

    会不会这家伙根本就没回来?

    闲的没事做,李想一边警惕对方袭击,一边脑洞大开。

    猜测烈空坐有没有可能长期外出,至今未归。

    现在待在远处的只是一个充气气球啥的。

    证据有。

    今年总共就上去过三个人,但这三个人全都没亲眼见到过烈空坐。

    哪怕是得到钥石和超级石的庞静,也对烈空坐的真容语焉不详。

    可见烈空坐到底在不在那里,还是个不确定的未知数。

    当然。

    这种事情拿夜视仪看一眼或者让路卡利欧用波导扫一下就明白了。

    完全不用在这里猜来猜去。

    无奈太过直白的视线,有可能成为让面试失败的诱因。

    受制于“人”的缺点便是如此。

    倘若协会能在诸夏这条地界上找到超级进化石的矿脉,就不用怕超级进化被烈空坐垄断了。

    更不用来这里参加什么龙神试炼,给乐子龙创造乐子。

    李想观望着云雾中沉寂的黑影,期待它能稍微动弹一下。

    一下也好啊。

    不然他俩傻愣愣站在这儿多无聊。

    对了?

    要不要给点贡品?

    他忽然想起来烈空坐曾接受过别人的食物,正好喂完阿勃梭鲁还剩了一些。

    高品质的能量方块,总能够引起一点点反应吧?

    但是。

    还不等他卸下背包从里面掏东西。

    仿佛回应他之前的期待似的。

    黑影动了。

    并且。

    动的还有点剧烈???

    “昂——!!”

    闷雷般的啸声响起,其中夹杂着若有若无的怒火。

    李想和路卡利欧皆是愣了一下,随后便瞧见一道粗长的黑影轰然从侧面甩了过来!

    云气转动。

    二者的视界中,前方遮蔽住视线的臭氧被猛地捅破,翠绿色的粗长尾巴像一把放大无数倍的钢枪,直直地冲了过来!

    速度太快以至于发出了轰响!

    “嗷!”

    路卡利欧先是不敢置信地愣了一瞬。

    旋即以最快的速度开启波导视觉,右爪拉住训练家的衣服,险之又险地闪过这发突如其来刺击。

    “尼玛……”

    李想在地上翻滚了一下,稍微有些狼狈,脸色也很不好看。

    他有点生气。

    和被烈空坐袭击无关,而是这么多天的胆战心惊,路卡利欧那么长久的期待,和今天一整天的努力尽数付诸东流。

    一尾巴,全部烟消云散。

    靠!

    他暗自咒骂一句,却很快就接受了这一事实,没有做任何无用功的补救措施。

    毕竟烈空坐都出手攻击了,证明这家伙对自己肯定有敌意。

    否则但凡有点善意,也不至于不过关就打人啊。

    直白地说出不给,让自己安安心心下去是很困难的事情?

    扯淡呢不是!

    烈空坐这家伙分明随心所欲惯了,看爽就赏,看不爽的就打,连属性能量都不用。

    跟旧世纪的那些达官显贵似的。

    那么。

    如何消除一只宝可梦的敌意?

    很简单。

    打到它服、打到它没有敌意为止。

    在宝可梦的世界里,战斗是众多获得一方认可的办法中,最便捷也是最受宝可梦认同的一件事。

    好比烈空坐能够平息盖欧卡与固拉多的怒气,是靠打出来的那样。

    李想想让烈空坐对他没有敌意,一样可以靠战斗来解决。

    只不过目前做不到。

    叫超梦来估计也够呛,拥有超级进化的烈空坐实力太过可怕。

    但终有一日。

    这份屈辱是要还回去的,攻击的原因也要问个明白。

    跟给不给钥石无关,因为那是人家的东西,愿意给是情分、善良,不愿意给是本分、理所应当。

    可你不愿意给还抽人一“巴掌”几个意思?

    太侮辱人了吧!

    更重要的是,它这一尾巴摧毁了路卡利欧快三年的期盼不说,又直白地用不给还要揍你的态度,挖苦了狗子一番。

    连属性能量都不用!

    戏谑的意味实在太过显眼。

    李想忍受不了这种对路卡利欧侧面的“奚落”。

    神兽?

    神兽又如何,阿尔宙斯还有被人阴到的时候呢,你乐子龙烈空坐早晚有一天也会遭报应的!

    李想恶狠狠地瞪了巨大黑影一眼,便打算带着路卡利欧离开。

    通过这次的经历,他算懂得了求施舍,无论对象是人类,还是宝可梦,都属于天底下不靠谱的事情。

    自己这张脸也没办法做到让所有的宝可梦喜爱,连神兽也愿意给面子的程度。

    不过。

    世界那么大,超级进化又不止烈空坐一家有,诸夏被它垄断,不代表其他地区也被它垄断。

    只要愿意去找,早晚有一天能找到。

    “走吧。”

    李想警惕着烈空坐的二次袭击,并轻声对路卡利欧说道。

    路卡利欧有些沮丧,又有些屈辱,但也明白木已成舟的道理。

    二者转身打算离去。

    然而。

    “昂——!!”

    烈空坐却不知为何不愿意放他们走,赫然要发起第二次攻击。

    云雾搅动。

    消失良久的龙神侍女也发出了她的声音。

    “不要跑!”

    没完了是吧!

    李想大怒,如果第一次攻击是奚落,那么第二次攻击就是彻彻底底的欺负人了!

    “嗷!”

    路卡利欧陡然张开波导盾,莹蓝色的光盾好像壁垒般挡在前方。

    它再一次拉住自己的训练家,妄图以波导视觉来躲闪。

    但这次的攻击烈空坐用上了属性能量,直接从云雾中轰了一发无比粗大的光柱过来!

    短短时间,路卡利欧根本躲不过去!

    嘭!

    轰鸣声炸响!

    波导盾完全挡不住烈空坐的攻击,仅在支撑的第二秒便碎裂了开来。

    还是李想及时释放出来的坚盾剑怪给力一点,千钧一发之际用出了王盾,勉强挡住了那道光波。

    并且

    “谢米到你发威的时候了!”

    他拉开背包的拉链,把懵懵懂懂的谢米从里面拎出来,拿起放在怀中的香囊凑到它鼻子边上。

    天空形态的谢米是一颗不确定的定时炸弹。

    这点可以说是相当明确了,哪怕对方愿意听他的话也是如此。

    毕竟他们之间并不是训练家与宝可梦的关系,更毫无默契可言。

    谢米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在攻击对手的情况下,不影响自己的训练家。

    种子闪光用出来基本是能炸的都炸。

    所以是把双刃剑。

    可有时候哪怕是双刃剑,该用到它也得用下去。

    “咪……”

    谢米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知道情况很危机,而附近除了熟悉的生物外,还有一个令它内心颤抖的存在。

    怎么办?

    是要它出手打那个家伙吗?

    它好像打不过——

    谢米深深地吸了口气,无数花粉从香包中飞出,涌入它的鼻腔和身躯。

    戛然间。

    它的身体开始发光,外貌迅速发生了变化!

    另一边。

    李想在给谢米提供了香囊之后,注意力就被龙神侍女吸引过去了。

    因为她正在大喊。

    “你身上有东西触怒到了龙神大人!快把它丢掉!我已经在尝试着阻止它了!你快丢!”

    东西?

    什么东西?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东西!

    李想气得咬牙,云雾里那股敌视的目光也越来越明显,仿佛随时都要发起第三次攻击一样。

    他这里既没有人工制造的绿宝石,也没有代欧奇希斯的核心,怎么就能引起烈空坐敌视并触怒到它?

    扯淡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是吧!

    说是这么说。

    在谢米尚未结束变化,超梦没来之前,他开始一个一个往旁边丢东西。

    逃很可能是逃不掉的,这千米高空是烈空坐的领地,自己能逃多远?

    可他能丢的真不多,把背包和全部零碎包括钱包、钥匙在内的东西丢掉后。

    他身上只有防护服和寄宿着炽焰咆哮虎的精灵球了。

    “你快啊!”

    龙神侍女还在焦急的催,而声音传来的方向,炽热的明亮火焰疯狂地燃烧,随时有可能喷过来。

    “我特么没东西了啊!”

    他爆了粗口,把防护服脱了他可就啥都没了,再说一件衣服能触怒到烈空坐?

    “有可能是精灵!你把精灵球都丢了!”

    龙神侍女解释道,而这句话也让李想瞬间毛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想得美!你让它来打!告诉它绝对不可能!”

    『没错kora!有本事让它来打kora!怕你啊kora!』

    熟悉的弹舌音响起。

    李想侧过头,赫然发现白白胖胖的谢米变成了一只略显圆润的小狗。

    它胸口带着红色的花,耳朵像是两个小翅膀,脸上满满的都是戾气。

    ——谢米·嚣张跋扈·天空形态。8)dottie.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