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章偏执少年狠狠爱(21)


本站公告

    七皇子闻言,得意的眸子一亮,整个人凑曲星辰近了些。

    颇为得意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自古英雄爱难过美人关,我想我也是。”

    “今日看到曲姑娘惊为天上,恨不得时光能倒流,在姑娘穷途末路的时候能为姑娘遮风挡雨。”

    七皇子说得声情并茂,脸上还有隐隐的悲痛。

    如果不是曲星辰事先有了剧情。

    都会认为眼前这个风流倜傥的天家之子居然是个情根深种还是个善良的男子。

    可很多事情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的。

    七皇子的本质,曲星辰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但她还是低着头欲语含羞的模样,那饱满湿润的嘴唇,死死的咬住。

    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可终将还是沮丧的摆摆手。

    “君来我未来,如今我已经是八皇子的侍妾,自当要和七皇子保持距离,莫要败坏了七皇子的名声。”

    “让七皇子得不偿失。”

    眼前的美人目光盈盈,里面都是一望无际的委屈,泫然欲泣的模样更是让人心疼万分。

    七皇子更是揪心不已。

    原来除了白兰花,他还会为其他的女人着急上火。

    简直是····

    系统忍不丁的冒出来:简直是精虫上脑。

    见曲星辰面色虽然颓然,两眼盈盈地盛满了委屈,里面有太多的不舍和愤愤,心里随即翻涌出一些英雄气概。

    这样的妙人儿和那个草包一样的八皇子在一起,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这样的美人就应该在他膝下承欢和他红袖添香才相得益彰。

    “曲姑娘不必为这些忧心,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八皇子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甚至还能比他给得更多。”

    七皇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他是有这个自信的,不管是哪个方面,他觉得自己能甩那个没用的八皇子好几条大街。

    只要他登上那个位置。

    很多事情就可以风调雨顺了。

    包括女人。

    七皇子也就说的大度,其实心里早就有了自己的小算盘。

    他一个唯利是图的人,断然也不会真的为了美色而不管不顾。

    要不然也不会对白青鸟图财害命了,女人还要对他有帮助才行。

    有时候男人现实起来,其实比女人还现实。

    “不知道曲姑娘和八皇子是怎么认识的?”七皇子提出自己的疑问。

    曲星辰嘴角含笑的低着头:这…狐狸终于要露出尾巴了。

    就知道七皇子不会平白无故的铺垫这么久。

    他是急功近利的人,任何对他有帮助的机会都不会放过。

    哪怕那个机会多么的微不足道。

    帮助是多么的微乎其微。

    她抬起头,露出完美无缺的精致小脸道,“都是陈年旧事不提也罢,当时我走投无路恰好遇到了而已。

    刚在宴会上八皇子也说过了,难道七皇子觉得八皇子会欺上瞒下?”

    曲星辰故意说得风轻云淡。

    她的说辞和八皇子的说辞如出一辙。

    看似无懈可击。

    可这样的说辞,对于一直工于心计的七皇子显然是不信的。

    七皇子本来还想刨根问底的,可是一抬眼就看到刚还恍如天仙的女子,竟然红了眼眶,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

    他微微的皱了下眉头,手忙脚乱从衣袖里摸出一块整齐干净的帕子。

    不动声色的递了上去:“曲姑娘不必忧心忡忡,既然你不愿意说,就不说好了。”

    本来七皇子还想借机问一下,她和阁老扑朔迷离的关系。

    虽然八皇子有那重身份在,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

    但是阁老的影响力还是让他有些忌惮的。

    可美人哭泣,他竟有些无所适从了。

    “这些年你一直都在八皇子的府上吗?”七皇子问道。

    之前为了彰显兄弟友谊和掌握八皇子的风吹草动,其实七皇子有派人监督八皇子,就是他本人也登门过几次。

    可并没有曲星辰的任何消息。

    这个女人更像是凭空出现的。

    “八皇子只是看我可怜暗中接济一点,后来我无以为报才以身相许的。”曲星辰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七皇子附和着。

    “你也知道我就一个弱女子,无亲无故,又无一技之长傍身,伺候一个男人,总比在红楼呆着要好上许多。”

    七皇子这才对曲星辰的话深信不疑。

    如此貌美的女子,若不是有难处,肯定是有更好的选择的。

    “出来有些久了,我该回去了。”曲星辰施礼道。

    “我···”七皇子猝不及防的伸手抓住了曲星辰的衣袖。

    眼前的女人为什么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能挑起他极大的占有欲。

    就凭八皇子那样的窝囊废,他也配这样的女子?

    七皇子的心,当下就不平衡了。

    曲星辰微皱着眉头看了下自己的袖子,却故意倔强的别过头。

    轻言轻语道:“七皇子请自重,我瞧着你和白小姐两个甚是登对。”

    “再说我已经是你名义上的弟媳妇了,按理说我们两个私下见面和说话都不是合情合理的。”

    话虽这么说,可曲星辰的语气里都是点点滴滴的委屈。

    七皇子低头轻语道,“可你是第一个让我见了心烦意乱的人,我不想就这样错失你,我的心说它不允许。”

    系统:靠·····气运之子的土味情话。

    “我终究是有夫之妇。”

    而且那个夫还是八皇子,你的亲弟弟。

    曲星辰弯着嘴角提醒道。

    “那又怎么样?只要你敢想····”七皇子欲言又止。

    “听说翠心斋的点心不错,曲姑娘明天可否赏脸?”

    曲星辰没有回答七皇子的话,而是低着头匆匆的跑开了。

    望着那抹远去的倩影。

    七皇子的嘴角挂着忘乎所以的微笑。

    他一定要弄明白阁老到底是什么意思。

    众所周知,他一向不问朝堂之事。

    如今却为了八皇子的事情,一而再的入宫澄清曲星辰的事情,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他是不是和八皇子有联系?

    如果有联系的话,八皇子到底是想做什么呢?

    不远处桂花树下的白兰花气得直绞帕子。

    刚才七皇子和那个贱人拉拉扯扯,她逮了个正着。

    要不是尚有一丝理智在,她刚就想冲上去抓破那侍妾的脸。

    看她怎么凭脸耀武扬威。

    这个曲星辰居然寡廉鲜耻,那就不要怪她不择手段了。

    气运之女一双猩红的眼睛,宛如黑夜里伺机而动的毒蛇。

    等曲星辰落座后。

    靡靡之音依旧纷纷扬扬……其乐融融。

    八皇子冷着脸问道,“你刚去哪里了?”

    “去抓了只苍蝇。”曲星辰答得干净利落。

    “可苍蝇也不盯无缝的蛋,你可是徒手抓的苍蝇?”

    七皇子不知道为什么,上来一句就直扎人心窝的话。

    刚她出去后,七皇子也尾随出去。

    继而白兰花也紧跟其后。

    别以为他坐这里一动不动,就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这个女人有了他后,难道还痴心妄想?

    曲星辰:什么叫有了你后····我没有,我如今连你的毛都没有碰过。

    系统:什么毛没碰过?

    “镇北将军府上的白小姐才情绝艳,今晚可有准备了什么节目给大家助助兴。”老皇帝慈眉善目的问道。

    他对于这个带着吉兆出生的女子,总是有几分偏宠。

    可因为她的出现,让自己几个儿子争先恐后的对镇北将军礼让三分,又让他有了几分思量。

    皇权最怕侵犯……

    白兰花闻言起身福礼道,“我为陛下和皇后准备了一个新曲。”

    白兰花已经逐渐适应了白青鸟的身份。

    从小为了摆脱命运成为人上人,她还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

    甚至和白青鸟一起勤学苦练的时候。

    白青鸟没有融会贯通的东西,她都烂记于胸。

    只是之前为了掩人耳目,她学会了偷奸耍滑,让别人都觉得她确实不如白青鸟。

    寄人篱下,她很小就学会察言观色。

    可如今她已经是举世瞩目的嫡女了,自然也不需要藏着掖着了。

    她相信,她一定可以艳压全场。

    “朕早就听闻白家嫡女才貌无双,朕倒要看看今日的新曲有什么特别之处。”老皇帝语气隐隐有些期待。dottie.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