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通知军统


本站公告

    今夜躺在床上魏定波心中思索任务之事,任务具有难度且需要寻找突破口这些不必多言,其次是这件事情他需要通知军统。

    毕竟在军统眼中,他乃渗透中共,这时中共将任务交给他,岂能有不汇报之道理。

    其次便是在军统看来中共未曾发现魏定波身份,安排魏定波潜伏武汉,那么怎么会不给任务呢?

    已经来了如此之久,一个任务都不给是不是太过奇怪?

    所以组织这一次安排这个任务给魏定波,最根本的目的可能不是让他调查到日军军列编组消息,毕竟他此时连个工作岗位都无,而是让他将任务告诉军统从而迷惑军统。

    有关日军军列编组消息影响到机场修复,从而影响到前方战局,如此重要的消息魏定波都能得到,岂不是就证明组织对他的信任。

    组织便是有意让军统意识到这一点,那么魏定波在军统眼中的价值便更加重要,对安全有利。

    这深层次的意思,在魏定波看来是不可能通过冯娅晴的口述告诉他,需要他自己理解。但虽说这一次任务更多的是让军统明白组织对他的信任,可他同样很想帮组织找到日军军列线索,帮助稳固局势。

    临睡前魏定波脑海之中便都是有关这方面的思考。

    早晨醒来与冯娅晴一同吃饭,目送对方上班之后,魏定波则是去见石熠辉。

    今日事关中共消息自是要当面汇报,再度进入微渊斋还是熟悉的感觉,并未过多关注。

    看到他进来石熠辉放下手中早餐问道:“你昨天送了消息,不等着我给你回信,跑过来干什么?”

    “才吃早饭,睡的可好?”

    “我这身份做这买卖,起得早你觉得合适吗?”

    “给你睡懒觉找的理由倒是冠冕堂皇的很。”

    “少说废话,来干嘛?”

    “你先说说我汇报的消息,上峰怎么看?”

    “成功打入76号武汉区上峰对你的工作给予充分的肯定,至于日军情报机构拉拢你之事,老师认为是利大于弊让你好生利用。至于前去上海报到入职一事,老师安排我陪你走一趟。”石熠辉说完之后便端起热干面继续开吃。

    “让你陪我走一趟?”

    “你身份特殊短时间内也没有合适的联络人给你安排,其次是你在上海并不会常住,多一人知道你身份对你不利,我身份自由没有工作缠身去一趟刚好。”

    唐立打算让石熠辉跟着走一趟,配合魏定波工作,不想再多一人知道他的身份,其次是石熠辉确实合适,店铺生意不好,前去上海考察学习,回来就换营生顺理成章。

    毕竟换身份掩护的事情早就聊过,此次刚好顺势而为。

    至于组织这里却没有办法让冯娅晴跟着走一趟,所以只能安排新的联络人,至于人选魏定波认为组织一定会亲自把关,无须担心。

    “那你最好先走一步,我是坐飞机过去。”魏定波稍显得意说道。

    “飞机?”

    “对。”

    “你有钱?”

    “有人请客。”

    “谁?”

    “望月稚子。”

    “我说你魏定波吃一个女人的软饭还不够,现在连望月稚子的软饭你都吃。”

    “有何指教?”

    “香不香?”

    “比你手里的热干面香的多。”

    “晦气。”石熠辉将热干面扔在一旁,大早上就被魏定波搞得没有胃口。

    胡乱擦了把嘴石熠辉问道:“说正事,找我干嘛?”

    “中共这里给我安排任务了。”

    “什么任务?”有关中共方面的消息石熠辉自然来了精神。

    “让我调查平汉铁路日军军列编组。”

    “他们这不是病急乱投医。”

    “怎么讲?”魏定波问道。

    “之前中共郊区游击队阻拦日军平汉铁路军列效果斐然,只可惜负责获取情报的人员被捕,一时间任务陷入僵持着急寻求突破。可你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且马上就要离开武汉前往上海,将这个任务交给你,不见得是好主意。”石熠辉认为这个任务魏定波不太适合。

    “一时半会还走不了。”

    “那你有办法找到日军军列编组消息?”

    “这不是找你来了,若是能给他们提供消息,必然能获得更大的信任。”

    “那你想多了,这个任务本就是上面双方商议的,我们军统这里一点办法都没有。”

    “中共给的第一次任务就失败,会不会影响不好?”魏定波问道。

    “可能会有些影响吧,但你别说他们是真的信任你,连这么重要的任务都告诉你,让你参与。”

    “就怕他们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话不能这么说,你加入76号武汉区,价值他们岂能不明白,不会因为这一次任务就冷落你。”

    “你的意思是这个任务敷衍了事?”魏定波再问。

    面对这个问题石熠辉并未立马回答,沉吟片刻之后语气认真说道:“这个任务对我们至关重要。”

    前线会战的是他们的第九战区,此任务与会战局势息息相关,他们比中共更加着急。

    “我看不如这样,我尽力而为,若是不成也让中共看到我努力的样子,若是能成技能获取他们的信任又能帮助前线战士。”魏定波今日便是要将这基调定下来。

    他昨夜想好要全力以赴,却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此时与石熠辉先说这句话,便是为日后的行为做出解释。

    “汇报上峰可能也是相同的结果,就按这个来吧。”石熠辉点头同意。

    “但你最好还是和上峰知会一声。”

    “这个你放心。”

    今日目的达到,魏定波转而问道:“你身上有多少活动经费?”

    “现在还有一千多。”

    “给我拿一千。”

    “你要?”

    “穷家富路,我这都要出远门了,不给活动经费?”

    “不担心有人觉得来路不正吗?”石熠辉不是心疼钱,反正也不是他的钱。

    “靖洲给过奖金,是枝弘树同样给过奖金,兜里有些钱大家也不奇怪,反正我也不会一把花完,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有就行。”

    原本魏定波是打算带着兜里几百块钱去上海,可转念一想不太对。

    76号特工总部有招待所,到了上海按理来说魏定波的吃住都是有人负责的,可偏偏望月稚子受人排挤他不一定被不被牵连,能不能住进招待所还是问题。

    不多准备些钱,难不成在上海喝西北风。

    且他完成这么多次任务,唐立压着奖金一次不给,说是担心手上钱多被人怀疑。这个理由确实站得住脚,可魏定波想好了等到76号武汉区成立,军统的奖金唐立是一次都不能少,毕竟76号特工手中的钱就没有能说明白来路的时候。

    最重要的是魏定波这一次要的不多,一千块而已,不会惹人怀疑。

    石熠辉很干脆将钱拿出来递给魏定波。

    魏定波也不数直接收下之后说道:“找老师再要。”

    “你放心,有你这大功臣在,要点活动经费还不是手到擒来。”

    “那可都是我卖命的钱。”

    “我替你先花花。”石熠辉笑着道。dottie.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