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一定不是你


本站公告

    苏鲤陪着小安将食材搬进后厨,然后跟老板请了假,提前下班。

    她坐进郑飞的车内,两人一时间都有数不清的话要问对方,可真到了开口之际,却又沉默了。

    苏鲤心中盘算着,既然郑飞能认出她,就代表她的过去并没有一笔勾销,她还是这个世界的苏鲤。

    “我们都以为...你在那次绑架事件中落水溺死了......”郑飞胸口似乎堵着一块巨石,说话声音也闷闷的。

    “我......”,苏鲤没办法做详细解释,她也解释不了,“我去见过时济,但他似乎不记得我了。”

    “这两年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你都去哪了?”,郑飞不解,“既然你活着为什么不回来呢?时济他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的死。”

    “......”他的话如玉捶,一下一下敲击在苏鲤心头,她也没想到再次回来会是这种光景。

    郑飞见她不语,只低着头,蜷缩着肩膀,他原谅她的难言之隐,开车将她带回了家。

    “客房一直都有收拾,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住这间吧。”,郑飞带苏鲤打开客房的门,“柜子里有新的床单被套,我帮你换上。”

    “我自己来就好。”,苏鲤拿起郑飞扔到床铺的四件套,主动套了起来,“你能帮我联系一下叔叔吗?我现在连张身份证都拿不出来,实属不方便。”

    “身份证我可以帮你想办法,虽然绑架案已结,但D先生从未申报过死亡,你在法律上还是失踪状态。”,郑飞看着她,“只是D先生离开A市后便再没有消息了,我也联系不上他。”

    “联系不上?”,苏鲤皱眉,“怎么会?”

    郑飞叹了口气,帮她套被罩,“你的死对他俩的打击你可能无法想象的到,你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吗?”

    苏鲤望着他,她当然记得,对她来说历历在目的昨日,怎么可能忘记?

    “我...不记得了。”

    郑飞沉默不语,将被褥最一个角拉直,他敛了眸,往客厅走,在餐桌开了瓶红酒,又从酒架上拿出两只杯子满上,“给。”

    苏鲤接过,等着他的下文。

    “既然你不记得了,我就给你讲讲,当年你被绑架后,周泫便作为嫌疑人被警方捕获,她当即承认自己是凶手,但抵死不说你的下落,还用时太太的位置来要挟时济。”,郑飞靠在餐桌上,深吸一口气,“时济本来没打算答应,直到你失踪超过72个小时,周泫再次强烈要求与时济会面,这是她第一次说起关于你的信息,她讲她离开你之前,只留了一块面包,一碗水,弹尽粮绝,你又被她捆着动弹不得,肯定生不如死。”

    “周泫笑得狰狞,我当时就在玻璃窗外看着,我以为时济会沉默到底......”,郑飞的目光滑向苏鲤,“但,他说了这么多次会面唯一的一句话,我答应许你时太太的位置。”

    许是郑飞的眼神太过明亮,让苏鲤不禁眼角泛酸,她垂首,继续做一位听众。

    “后来警方赶到周泫说的地下室,你早就不见了踪影,一周后,郊区附近的一片水塘中发现了尸体,上面发现了你的DNA。”,郑飞仰头干了一杯,“太平间只有家属可进,我站在外面等D先生和时济,亲眼见到叱咤风云的人物,含着泪,扶着墙,哽咽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时济是后出来的,他倒是站的规整,脸上表情说不出的怪异,两颊凹出一片黑乎乎的大洞,看的人背脊直冒冷汗。”,郑飞吞咽下口水,继续讲,“他连续三日不吃不喝,抱着你的遗像哪也不去,老爷子吓坏了,遍访名医,可他不配合,人家无功而返。”

    “后来强行药物治疗了一段时间,他秉性不再暴躁,配合医生进行了数次的催眠治疗,那段最痛苦的记忆就被留在了潜意识里。”

    郑飞将酒杯置于桌上,“医生解释,这源自于大脑的自我保护机制,想不想起来,什么时候想起来,都基于患者的意愿。”

    苏鲤点头,“嗯,想起来想不起来都不重要,他只要好好生活,就足够了。”

    “只是叔叔那边,还想你多留意一点。”

    “你放心,以前我们是朋友,现在也是。”,郑飞很仗义,“只是周泫还留在时济身边,你也放任不管?”

    苏鲤暗了眸子,“我真正想找的人还未浮出水面,她这只虾米不足挂齿。”,她斟了杯酒满上,一饮而尽,“再者,我不想打破时济生活的平衡,他和周泫这样平平淡淡过日子也挺好。”

    郑飞将酒瓶往远推了些,“你真的觉得他挺好吗?”

    苏鲤不语,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许这样的结局,对谁都好。

    “今晚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明天开始我还是住宿舍吧,上班方便一些。”苏鲤起身对他微微一笑。

    郑飞叹了口气,“好,明早我顺路送你。”

    一早,苏鲤上班,这次她没有趁着早饭时间,去路口等上班的时济,倒是时济左顾右盼,摇下车窗四处寻苏鲤的身影。

    司机往后瞧了一眼,逐渐减缓车速,隔壁院牛奶奶提着菜篮子都比他们快,前者还狐疑的瞧上几眼。

    时济摸了下胸前的领带,垂眸沉思。

    司机瞄了眼后视镜,刹车让迈巴赫站稳脚跟。

    时济一顿,如梦惊醒,不过是话都没说过几句的陌生姑娘,他这是干什么,“去公司。”

    司机重新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周泫裹着驼色大衣,披肩发,双手抱胸从住宅区露头,今早穿衣的时候她就发现时济不对劲,他带了一条自己从未见过的领带,还沾沾自喜的对着镜子看了好多遍,她心下不安,跟出来一探究竟。

    说巧也不巧,哪知狐狸精没逮到,倒是瞄见了旁边面馆的打工妹。

    她瞪圆了眼睛一眨不敢眨,苏鲤侧身,将垃圾分类,尽数倒进垃圾桶,周泫在不远处捂住嘴巴,待苏鲤走后,“扑通”一下坐在地上。

    “她...不是死了吗?”

    她害怕的嘴唇都在发抖,周泫连滚带爬站起身,迅速跑进别墅。

    时济书房最上层空间有只大箱子,打时济从医院回来,便是锁死状态,可周泫知道,这里面一定藏着关于苏鲤的东西,一定都是关于苏鲤的东西。

    周泫翻箱倒柜,疯了似的找钥匙。

    “夫人,您这是干什么,先生回来看到会不高兴的。”小清靠在门边,不解的瞧着她。

    “闭上你的嘴,滚出去!”周泫好像受了某种刺激一样,面部逐渐狰狞。

    “可先生不许任何人靠近书......”

    周泫怒及攻心,一把推向小清,然后“嘭”地一声将门摔上。

    “她不可能回来的,都是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可能回来,我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

    “她早就死在肮脏的臭水沟里了,那一定不是她,一定不是!”

    “啊——”dottie.com.cn